欢迎您来到100家教 北京市分中心
其他站点:
常见问题
[ 全部分类 ]
经验杂谈
家教新闻
[ 全部分类 ]
热点新闻

上海暑期奥数班“高烧不退” 家长半夜排队报名

发表时间:2010-08-04 06:08 || 来源:青年报 || 作者:100家教网

暑期奥数班“高烧不退”家长半夜排队报名

  师资力量严重短缺“想上奥数课要等两星期”

  作为小升初的强有力的“敲门砖”之一,“奥数班”再度受到家长追捧。正值暑假,沪上各大培训机构开始热火朝天。日前,娄山关路一家奥数学校被家长“踏破门槛”,大批家长大清早排队报班,浩浩荡荡的“阵势”让培训班也难以招架。据沪上一家培训机构内部人员透露,奥数培训机构管理混乱,师资都经过重重“包装”。教育专家认为,只有让每个初中、小学办学质量均衡,才能让教育回归理性,奥数才能真正“退烧”。

  本报 实习生 严柳晴 见习记者 张春雷

  家长提着板凳半夜开始排队报名

  “一个三位数a,调换个、十、百位,组成数字b,将之相加,是否能得到999?”在娄山关路一家培训机构的报名点外,等候的家长三三两两地扎堆,议论起孩子们的奥数题。该奥数培训班一直受到家长的热捧。据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回忆,奥数班报名第一天,报名场面堪称火爆。早上8时不到,家长已经在报名处排起了长龙,队伍从培训处门口蜿蜒,绕过商务楼的拐角,一直延伸到公司所在的小区外。

  据小区附近居民称,早上6时出门时,看到已经有不少家长守候在外,一位家长手里还提着小板凳,“这个家长是半夜来排队的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

  培训机构报名处的工作人员一早上班时,也被人山人海的场面吓了一跳。当天,为了应对潮水般的人流,培训处的几名工作人员几乎没有休息。回忆起当天的情况,工作人员小王告诉记者,当天忙死了,一只手向家长传报名表,一只手还得接报名电话。她从早上8时一直忙到下午5时下班。报名的家长络绎不绝,学生人数以飞快的速度逼近饱和。电话里有不少家长请求“开个后门”、“插个空当报个名”、“给孩子安排个好位子。”

  对家长来说,眼前激烈的小升初竞争是最险要的“难关”。很多家长承认,自己的孩子并没有这个天资,但自己也盼着孩子在竞赛中摘金夺银。“说是拔苗助长,再确切不过,不过这个苗还是得拔,否则苗就被淹没了。”一名家长透露了自己的心声。

  每小时270元高价依然趋之若鹜

  培训班几乎被“一日抢空”,前来咨询的家长却接连不断。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目前民办小学会适当开设奥数课,而公办学校的奥数教学几近空白。在小升初的考试中,奥数是“必考项”。学生的需求捧热了整个培训市场。一些知名培训机构,如新东方、昂立、精锐教育等都开设了小学奥数班。30人以上的大班收费都在每课时100元左右,而VIP小班培训价每小时300-500不等。

  日前,记者来到一家培训机构探访时,工作人员告诉家长,7月开出的8个培训班名额全满。这8个培训班都在7月21日左右开班。5月份为老学员续班时,课程名额已经被占了一半。7月初开放报名没几天,名额就席卷一空了。

  高价的“一对一”课程开出每小时270元的高价,而家长同样趋之若鹜。该培训机构的VIP报名点内,一位家长表示,自己愿意支付500元每小时的价格,为孩子觅一位有经验的奥数老师。因为孩子所在公立学校不开设奥数培训,小朋友对奥数还是“白纸一张”,为此家长已经焦头烂额。但培训班师资紧缺,老师们的课表已经排满。最终课程顾问和任课教师协商未果,家长只得抱憾而归。课程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现在VIP培训班正闹“师资荒”。想上到奥数课,至少得等到两个星期之后。“如果想等到满意的老师,可能还得等上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这一个月花多少钱都没关系,我想让孩子拿奖。”在咨询处,随时可见心急火燎的家长。在培训班的一些老师看来,家长们的要求往往带有“神话色彩”。

  揭秘·奥数班

  高级奥数教师、备课组组长是谁?

  刚毕业大学生被多重包装!

  让家长们趋之若鹜的奥数班老师究竟是何许人也?年轻的奥数老师小刘坦言,刚刚大学毕业的她只是一个“菜鸟”,而因为需要招揽学生,她已经被公司包装成一个“超人”。公司为她“吹”出了一张完美的广告,在广告中她被冠上了“名校毕业”、具有丰富经验的高级教师。还同时顶着“高级奥数教师”、“备课组组长”的双重头衔。

  课程销售往往会把她的经历描绘得天花乱坠,“说我在新东方教了几年书,说我是名校毕业,我觉得无颜面对学生了。”

  “这里师资流动量很大,管理也很松散。”VIP培训班提供的是学员和教员一对一的服务,课程销售只是帮他们“接个头”,而剩下的就成了学员和教员的“买卖”。课程顾问背负着销售的压力,有时往往容易信口开河。“其实不管是顾问还是老师,都是忽悠人罢了。”

  “在培训机构工作半年,这些都是乱来的。”拿到了毕业证书和劳动手册,小刘递交了辞职报告。小刘坦言:“离开这里,是因为压力很大,学生继续交钱读书,你就是好老师,反之,你付出再多努力也是白搭。谁会忽悠人,谁就是好老师,这种管理评价方式实在糟糕。”

  在西北片某培训机构一位教师透露,该VIP培训部门的教师大约有10名是兼职教师。对兼职教师,培训机构不用支付基本工资,收入每课时比全职员工低20元。大学生只需要经过一到两个星期的培训,就可以走马上任。为防止大学生甩手不干,培训机构和大学生之间有“契约”:如果手头的课程不完工,兼职教师得担负所有损失。

  奥数培训行业流动率惊人,据该老师介绍,培训机构常会有名校学生出现,而许多大学毕业生来培训机构只是“当个跳板”。去年12月公司新招聘的十多个“重点培养”的应届毕业生,现在已经所剩无几。

  上培训班学奥数有捷径?

  初高中公式提前灌输而已!

  “奥数是要靠天资的,急功近利可不行,”对家长的急于求成,在一家奥数培训机构工作的小陈老师感到很为难。

  小陈老师介绍,奥数题有许多是“找规律”,这些看似有趣的“找规律”实则要动用等差、等比,甚至二次等差、等比公式。这些初中、高中才能掌握的公式对尚处小学的孩子们来说,理解非常困难。“奥数是要有悟性的,但是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有悟性。”

  “我们非常想培养孩子们的兴趣,但是许多孩子其实是没兴趣的”,小陈老师透露,这些想在短时间内获奖的孩子,那只能用“填鸭政策”:不停地记解题套路。“公式是答题的捷径,所以有些背功好的小朋友也会讨巧。”

  背景

  小升初是“幕后推手”

  奥数被称为“数学中的杂技”,“奥数倡导学生的求异思维,而一般数学则倡导常规思维,因而奥数只适合小部分学生。”数学教师邓本标介绍说。

  早在2004年,上海教委明令严禁奥数进入小学课程。今年来,奥数也一再被舆论“口诛笔伐”。而奥数热却丝毫不见“退烧”。而掌控“奥数”的则是小升初的选拔制度。许多名牌初中的招生都与“奥数”挂钩,让家长和孩子都不得不“追着奥数跑”。

  据培训机构教师介绍,在许多私立中学的招生中,一张卷子的最后往往会设两道奥数题,以此拉开学生的差距。如果孩子从未接触过奥数,那么这两道题被白白放弃,等于把好机会“拱手让人”。并且,奥数竞赛也是升学强有力的“敲门砖”,名牌初中招生时,如果有奥数证书,就能优先获得面试资格。一名对“小升初”颇有心得的家长告诉记者,现在奥数最热门的考试就是“中环杯”和“小机灵杯”,在这两场竞赛中拿到二等奖以上的名次,对孩子的升学非常有利,“至少简历上能添上很漂亮的一笔。”

  说法

  奥数“退烧”需“办学均衡”

  “奥数热与择校热,其实就是一回事。”上海交大教授、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,因为有择校,所以才有众多家长送孩子上各类培训班,以获得可在择校中派用场的各种竞赛成绩证书。对于择校,政府下令“严禁”,可择校依旧,对于奥数,想禁止,也没那么容易。

  就如整治择校热最好的办法,是抓住源头,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一样,让奥数回归理性,“也是让每个初中、小学办学质量均衡。”

  熊丙奇认为,只有办好每所义务教育学校,出现在义务教育中的培训热、考证热,才可能真正降温。这时,奥数教育不用狠批,也会走向平静,在学生培养中发挥其应该发挥的作用,就如国外的奥数教育一样。